二大一廣場/全面監控下的威權體系為何壓不住新冠病毒?

二大一廣場/全面監控下的威權體系為何壓不住新冠病毒?-中国的世界之最
编辑:短篇鬼故事大全                  2020年02月17日 18:40:06

二大一廣場/全面監控下的威權體系為何壓不住新冠病毒?

文/吳崑玉武漢肺炎讓台灣很多人開始嘲笑我党,更加否定威權體制,甚至預言或希望其一夕崩潰。但我們在否定威權體制的缺點之外,更該深入其運作的原理。▲習近平視察民眾防疫成效(圖翻攝自新華網)人類的政治體制是從部落或宗族,慢慢累積成封建式的王朝或國家。封建式體系存在了幾千年,其原理就像千層派,是一級一級疊上去的。從農奴和奴工,往上是莊園主和士紳,再上是官員、武士,再來是領主與貴族,最上層是統治者及其家族親信。其運作原理,套句中國大陸網紅羅輯思維的羅胖所言:「僕人的僕人不是你的僕人」,人們效忠的主要是上一級的利害關係人,統治者必須取得下一級「樁腳」的支持,形成一個忠誠鏈的鏈條,才能動員國家的力量。這是一個很沒效率,也很不穩固的政治系統,於是產生了帝國(帝國是一種行動模式,不一定要有皇帝)。而帝國就像一個鑽油平台,必須有一組擁有武力優勢的軍隊,與一批足以有效運轉帝國的官員和人馬,形成一套「榨取式系統」。人們攀權附貴向上效忠,系統則有效的壓制反抗,穩固平台,並在此平台上建立各種機制,抽取足夠資源,供養上層結構的武力與官員,《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這本書,便在講這種系統的缺陷。過去兩、三千年,人們大多都在帝國與封建體系下生活,所謂古典民主,其實是封建系統的一種破碎化變種,把極度破碎的小型家族或莊園組合起來,有一定資產的人才能參與決策,或組成「元老院」,很像鬆散的積木。直到近代,才出現法律規範與「公民」的概念,界定了人與人的關係和社會組織方式,老式積木演進成了樂高積木,雖然各個個體形狀不同,擁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但都有共同的凸點與凹點,可以相互搭配連結,形成現代民主體制。▲中國大陸兩會開會狀況不論任何形式的威權體制,骨子裡摹仿的都是帝國體制,是用「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效率,來換取人們的臣服與信任;用武力與密報,來消滅反抗者、異議者、叛國者,與不願被榨取的例外;再搭配強大且被控制的官方宣傳洗腦系統,形成社會的道德、價值、倫理體系,從意識上與心理上消除所有的反抗和質疑。老共的玩法一向是,「組織是群,組織是眾」,宣傳工作永遠要能「在戰術上以十敵一」,讓對手陷於孤立,「先鬥臭,再鬥垮」,方能成功。換句話說,「控制」是威權體制能夠運轉的首要任務。「維穩」的概念一如鑽油平台,四隻腳得要穩穩扎在地裡,才頂得住中間那根管子抽取的壓力,抽得愈凶,壓力愈大,鬆動或出事是遲早的。此時便得能蓋住爆口,重建控制。中國現在的四隻鋼骨鐵腳就是:武力、情報、宣傳、社會組織,缺一不可。▲中國升級監控?! 採"唾液"建DNA資料庫但凡事有正必有負,利潤一定伴隨風險。雄偉巨大的威權體制,最大風險就是內部腐化,一如鑽油平台最恨的就是鏽蝕。鏽是一種專門吃銅吃鐵的細菌,很多還看不到,無法清除。威權體系的鏽菌主要來自官僚,不只是貪污,還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專注於升官發財和粉飾太平的組織文化。而且看得到的上層結構還可以塗漆反腐,藏在水面下或地底下的基層永遠清不乾淨,平常出不了大事,直到壓力突爆,才發現實際系統根本承受不了設計壓力,開始動搖。即使趕快清除,也來不及了,如果不能及時抽樑換柱,平台就瞬間崩解。但抽樑換柱那有那麼簡單?這些地方大員,辦事小官,可全是跟著恩庇--侍從體系,或者關係網絡一路拉上來的「自己人」啊!重點從來不是該不該換掉?而是要換誰上去?把寶特瓶換成鐵鋁罐,不見得比較好。若換上一個能幹卻不聽話的好官,如同補根鋼樑,以後會成為威脅或拔不掉的競爭者,這是政治考量下更大的麻煩。如前所述,「控制」就不能有例外,不能有破口,否則壓力自己會找出口,那就會動搖整個平台。但是武漢疫情卻像不正常噴發的巨量原油,想蓋蓋不住,反噴到整個平台失火。不論鏽蝕的平台、蓋不住的鍋蓋,各自封城的地方,全都被燒到臉黑腿軟。中央急著復工和開通道路,地方仍各行其是,中央的命令已不叫命令,僕人的僕人不再是你的僕人。因為死的可能是自己,隨人顧性命要緊,封建割據的樣態開始出現,鑽油平台開始動搖。中央首要任務就是維穩,力圖恢復控制。問題在軍警也是人,也怕得病;他們也有家人,可能也是受災戶,這時候嚇得了人,但開得了槍嗎?海康威視再威,滿街戴口罩的人怎麼追?情報出現漏洞,只能靠支付寶和微信補齊。官方宣傳太過完美,網傳現實又太過殘酷,封也封不住,連帶損失了官方公信力。社會組織近年被打得體無完膚,黨組織也不再夠力。靠誰維穩?於是,老習最後恐怕還是得跟各方勢力交換妥協,包括軍方與地方大員。問題是,這種權力分享,一旦出去很可能收不回來,等秋後算帳,鑽油平台可能已經變成空中花園,各方自己種起菜來,整個威權系統逐漸走向失控狀態。各位不要高興太早,中國人民還不會讓威權體制掛掉,因為還沒有能讓人信賴的體制足以取代,也沒有中國共產黨以外的選項。即使民怨推到極端,共產黨只需學歷代政治傳統,換掉習大大,將罪過全推給他那幫人,海鬥一番,換另批人升官發財,便可轉移焦點。相反的,即使習大大仍然保住,大概也從此變成封建共主,中國回到胡溫時代較鬆散的集體領導,慢慢再恢復元氣。中國已經習慣於這種「榨取--分配」系統,短期內恐難改變。大多數人期待這個體制變得溫和點、開放點,更可信任點,而不是氣到不得不推翻它。台灣,對抗強勢習時代的中國,是不得不的選擇,此後,卻也得學會跟較溫和的威權打交道,或說傾向封建割據的中國,而非全面否定整個中國。至於還在崇拜威權的人們,醒醒吧!威權體制一樣有其壓力極限與致命弱點,一旦失控崩解,速度可能比任何人想像的都快。而且武漢肺炎之後,更多人看見威權體制的缺陷,決心遠離威權體制。中國還沒垮,台灣的親中言論市場卻已經垮了,這是不可否認的現實。《作者簡介》吳崑玉,淡江國際及戰略所碩士,曾任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發言人,哈佛企管突破雜誌副總編輯。 

二大一廣場/全面監控下的威權體系為何壓不住新冠病毒?

北京十大灵异事件|重庆红衣男孩案|中国灵异故事|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嬴政是谁的儿子|四大凶兽|世界特种部队排名|阴阳眼|李自成宝藏|中国真实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