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在線教育“化繭成蝶”?超2億學生集體“上線” 節省近1000億推廣費-北京375

朱宇也持類似觀點。他表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互聯網教育的收費課程,K12方面並沒有出現大量購買增長的情況,反而出現學生把正價課退了去報免費課的情況。所以最終業績的影響還是取決於各家機構對於此次免費流量的留存能力,產品質量是否能將免費用戶轉化為收費用戶。

迎來拐點?短期來看,在線教育行業確實收穫利好,但長期會如何呢?部分業內人士表示,一些家長未來會因此選擇線上學習模式,但可能不會是大量,核心的問題還是家長如何評估線上的教學效果。最後要看機構能不能解決學生本質需求,即提升成績或掌握技能,只要貼近讓家長掏錢上輔導班的本質需求,這樣的互聯網學習方式,才可能真正留存下來。

與此同時,直播過程中也出現了多種突發情況。部分教師告訴時間財經,直播的時候網速太卡,沒辦法只能把學生髮言關掉,這就導致交流受阻。下午直播答疑1小時,批改作業2小時,還要各種催孩子交作業。工作量是正常時的三倍,效率卻很低。

造成獲客成本畸高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於行業內部的激烈競爭。資料顯示,在2019年的暑期奪客大戰中,僅猿輔導、學而思網校、作業幫三家頭部企業的廣告投放就飆升至30億元;今年春節,猿輔導更是投入巨資成為2020年央視春晚“特約合作伙伴”。

更重要的是,以前打廣告只能吸引到接受輔導培訓的外圍學生,真正的核心學生並沒有撼動,所以前兩年的線下培訓機構所受影響不大。但這次不一樣,線下培訓機構停課後,迫使學員從線下轉成線上學習,這是之前互聯網教育公司砸廣告費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在線教育“狂歡”據瞭解,此次疫情給在線教育行業帶來了一大波流量紅利。新東方“東方優播”CEO朱宇表示,大部分互聯網教育公司,藉著疫情做了一波免費班,其免費用戶量必然在短期內井噴增長。從數據來看,頭部企業中,同時在線的用戶最少的有幾百萬,最多的高達1000萬。初步估計,這波行情為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節省了1000億市場推廣費。

但另一方面,部分機構似乎準備不足。猿輔導免費直播課程開課第一天,就因超過500萬人同日在線而出現“網崩”。

在線教育“化繭成蝶”?超2億學生集體“上線” 節省近1000億推廣費

免費贈課既能拉新,又能在特殊的窗口期培養用戶習慣,因此各個線上機構反而很樂於這種“賠本買賣”。部分教育機構的創始人直言不諱地表示,“這其實也可以看作是低成本獲客的好機會,我們不做就會被同行搶走了”。

為了助力學生“停課不停學”,包括新東方在線、好未來、網易有道、VIPKID、跟誰學等在內的國內多家教育企業,正爭相為各個學齡的學生開通免費在線教育課堂。

互聯網行業分析師丁道師告訴時間財經,此次疫情對在線教育行業來說,短期是利好,實現大幅增長。但從長期來看是利空,因為疫情會波及各行各業,進而影響客戶的消費能力。在線教育已發展20年,相關的意識已經成熟。疫情短期刺激需求,但過後一定會回落,而線下會出現報複性的增長,在線教育行業不會因為疫情發生根本性改變。

不容忽視的是,一直以來在線教育都存在獲客成本高的問題。據新東方近日發佈的報告顯示,線下機構的付費用戶獲客成本大約在500元到1000元,線上機構的獲客成本則在3000元以上,線上一對一機構的獲客成本更是高達5000元到15000元,這造成大多數在線教育機構虧損。

對此,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網上學習是一項臨時應急措施。“停課不停學”不是指單純意義上的網上上課,也不只是學校課程的學習,而是一種廣義的學習,只要有助於學生成長進步的內容和方式都是可以。同時,不得強行要求學生每天上網“打卡”、上傳學習視頻等,防止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近日,《關於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的通知》發佈,部屬各高等學校、地方所屬院校、中小學校、幼兒園等適當推遲春季學期開學時間。同時,多地暫停線下培訓活動,並利用互聯網和信息化教育資源為學生提供學習支持,“停課不停教、停課不停學”。

這給在線教育平臺帶來了巨大流量,也刺激新東方、好未來、方直科技、昂立教育、全通教育、立思辰等公司股價連續上漲。

此次紅利能帶來根本性變化嗎?新東方原COO潘欣表示,這次疫情確實是讓在線教育機構獲得了大量的免費領課用戶,但是真實的到課率或許並不高;同時,此次免費流量的質量可能也不會很高。

也有網友吐槽說,“幼兒園的老師都要去上網課,幼兒園真的沒必要這樣嘛,去湊什麼熱鬧啊”;“直播有卡頓、延遲,再回放也非常麻煩,錄播老師累。總之這網課效率奇低且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老師、學生、家長都感到身心疲憊”。